搜狗百度360市值齊跌:搜索引擎們陷入集體焦慮?

搜狗百度360市值齊跌:搜索引擎們陷入集體焦慮?

從轟轟烈烈到聲勢漸微,這兩年搜索引擎企業的相關消息似乎越來越少,而不久前的搜狗輸入法劫持一案,又把幾大搜索引擎頭部企業拉回了大眾視線。

搜狗,百度,360,這些在PC互聯網時代紅極一時的搜索引擎們,邁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之后都有了水土不服的癥狀。

自稱為行業顛覆者的360,自2018年2月正式借殼江南嘉捷在A股敲鐘上市以來,遭遇了股價滑鐵盧,截至7月19日,360最新股價報20.40元,股價跌幅高達62.89%,總市值為1379.87億元,市值縮水近3000億。

百度現在的處境也非常尷尬,從最高的980億美元,暴跌到了最新的不足400億美元,下跌了580億美元(約4000億人民幣)。

無獨有偶,搜狗的市值同樣出現了較大程度的下滑,從高峰時期的50億美元下降到了如今的15億美元左右……

昔日搜狐驕子,上市后連連受挫

其實搜狗2013年在獲得騰訊入股及相應資源扶持之后,搜狗有過一小段輝煌時刻,在14年Q3季度營收突破了1億美元,比當時的中概股微博和獵豹營收表現都好。當時市場都在傳搜狗要IPO,不過之后就沒有了下文。再往后搜狗的表現就有些平淡,單季度營收基本維持在1.5億美元附近,2016年的Q3季度,因為互聯網廣告政策的調整,搜狗的廣告收入下滑6%。

它沒有選擇在最具成長性的時候上市,而是“拖”到2017年在美股上市。截止2019年Q1財報發布,搜狗市值從52億美元一路跳水到了21.76美元,縮水近6成。

從搜狗2017年Q3至2019年Q1的財報中可以看到,連續幾個季度,營收都徘徊在2.5至3億美元左右,環比來看它的營收似乎已經進入瓶頸,增長乏力。在它最新發布的2019年Q1的財報中更是顯示凈虧損為390萬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為凈利潤1530萬美元,這也是搜狗上市以來的首次由盈轉虧。

搜狗CEO王小川對此表示:虧損主要由于對智能硬件戰略進行升級,導致智能硬件產品的銷售出現下滑。本季度搜狗由于加大AI業務的投入,戰略性的出現了虧損。財報中還特別提到:根據艾瑞數據,截止3月底搜狗手機輸入法日活躍用戶數已達4.43億,較一年前增加了23%。搜狗手機輸入法目前穩居國內以DAU計的第三大手機應用,搜狗手機輸入法日均語音請求量較去年同期增長69%,峰值達6億次。

分析歷年財報數據后發現,搜狗2016年搜索和相關廣告貢獻收入5.97億元,占總收入的90%。2017上半年搜索廣告收入2.39億美元,占總收入的88%;2019年Q4季度,搜索業務也占據了搜狗總營收92%。目前看來,狗的核心收入主要還是來自于搜索和輸入法業務。它依然只是一家以輸入法為核心,立足于搜索的廣告公司。營收結構過于單一、AI智能硬件的營收下滑都是搜狗不得不直面的問題,也是外界對搜狗的普遍質疑。

不看好搜狗的國外分析師在它上市時曾經說:1. 搜狗的業務收入很大程度上來自于和騰訊的合作,但是其實際控制權卻在搜狐手里,而搜狐只不過是個第二梯隊的公司;2. 相對于對手百度,搜狗的月活和營收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這番話現在看來真有點一語成讖,搜狗雖名列搜索引擎第三,營收和凈利潤卻與百度差距甚大,就連營收和凈利潤的增速方面也遠遜于百度。縱觀國內整個搜索市場格局已經基本穩定,包括搜狗在內的許多企業要想改變當下格局,短期內都不太現實。

靠老底流量變現,真實的生存焦慮

1

搜狗事實上也在不斷嘗試和思考未來進一步發展。搜狗的營收想要進一步突破,就不能僅僅再只是依靠搜索。

如何增加營收?搜狗的答案之一就是信息流。這幾年互聯網從流量為王變成內容為王,跟內容高密度結合的信息流廣告現在是一塊大蛋糕。信息流廣告的植入方式更為溫和,形式上更能夠被用戶接受,內容上也能夠更好的達到廣告主的宣傳需求,成為繼搜索廣告之后,更適合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新廣告形式。

搜狗在搜索領域的競爭對手百度、360搜索和神馬搜索都在用信息流留住用戶。比如UC的大魚號和百度的百家號,利用搜索帶來的巨大流量,將用戶的搜索結果觸達自家的資訊內容,借助信息流驅動的多元內容留住用戶。

信息流帶來的廣告收入成為百度收益的主要來源。百度在去年將公司slogan從“百度一下,你就知道”換成“有事搜一搜,沒事看一看”,體現了其現在戰略布局中心偏向信息流。

如今的信息流之戰,經過近5年時間的競爭,并沒有任何停歇的跡象,各大互聯網公司反而不斷在加碼其在信息流領域的影響力。搜狗的第三方內容源平臺搜狗號2018年9月正式推出,宣布投身信息流產品大戰,而此時的內容生態領域已經有今日頭條頭條號、騰訊企鵝號、百度百家號、阿里大魚號、趣頭條等等產品,它們占據了大部分市場份額。

搜狗號比百家號的推出晚了近2年時間,這2年內百家號發展速度非常迅速,百度公司副總裁沈抖當時在百度世界大會上透露,百家號作者突破160萬,僅就數量而言,與幾大信息流平臺的作者數量相當。而搜狗號此時才剛剛開始推出。

今日頭條的千人萬元計劃、青云計劃,企鵝號的100億扶持,百家號的100億分成,都大力對平臺創作者進行支持。搜狗方面在補貼額度上遠遜于其他平臺,在當前多個平臺均為作者提供分成的情況下,搜狗號顯然不具備吸引力。在頭部自媒體平臺模式已經成熟的時候,搜狗又沒有足夠的資金來補貼內容創作者,想要撼動行業格局真是難上加難。

2

搜狗增加營收的答案之二,就是暴利的現金貸產品。

據第三方統計,目前國內排名前20的互聯網公司有18家均布局了金融業務。隨著互聯網人口紅利逐漸消失,互聯網公司在擁有大量用戶、高頻交易、場景優勢后,金融自然成為變現的最佳渠道。

曾經公開表態看不懂金融,要在安全領域踏踏實實地做幾個用戶體驗很好安全產品的周鴻祎,也進軍金融市場,甚至拆分金融業務赴美上市。百度也抓住了現金貸“風口”大力開展業務,并將金融業務拆分。

據官方宣傳資料顯示,現金貸產品“有錢花”占度小滿總業務量的70%,已經成為度小滿的支柱業務。今日頭條在2018年也低調上線借貸產品,金融業務已正成為大多互聯網公司的標配業務。

像360,搜狗這樣的企業,用戶增長缺乏新手段,變現過于依賴流量廣告,業務單一乏善可陳。雖然缺乏消費場景和電商場景,但流量有很大的優勢,在盈收與用戶都走下坡的趨勢下,現金貸可以緩解其壓力,能夠短時間內汲取更多現金流。

搜狗也在利用已有的流量優勢而來進行自我挽救。2019年初,搜狗輸入法APP中上線了一款新的貸款產品——搜狗借錢,根據官方描述,搜狗借錢是搜狗旗下低息智能信貸品牌,主要專注解決用戶資金周轉貸款借錢問題。搜狗借錢被內置在日活4.43億的搜狗輸入法中,用戶只需點擊搜狗輸入法鍵盤中的“錢包”板塊,便會自動跳轉至搜狗借錢的界面。這也是搜狗在涉及現金貸款、信用卡引流、消費分期等金融產品之后的又一動作。

其實這并不是搜狗第一次布局現金貸業務,2017年7月,搜狗參股公司吉易付科技推出了現金貸產品一點借錢,但不巧的是這款產品剛上線不久,便由于《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發布而夭折。2018年3月,搜狗公然重啟了此前被監管叫停的現金貸業務。被迫下線的一點借錢搖身一變,改名為一點分期重新上線。后來政策逐漸收緊,這款現金貸產品,最終也只能停止了放款業務。

在現金貸業務兩次因合規問題而擱淺后,搜狗始終未放棄在消費金融領域的野心,依然選擇第三次進擊,這背后是否也暴露了搜狗等一眾互聯網公司缺錢的尷尬?

3

答案之三,是搜狗公司一再引以為豪的人工智能領域。宣稱以語音為核心突破領域,以AI為技術抓手,以計算機視覺,翻譯,智能硬件為具體方向,推出了一系列計劃。雖然在一些賽事中取得成績,但是相比于國內外人工智能技術發展前沿的企業來說,搜狗的AI就顯得渺小了。

國外暫且不論,同國內公司相比,百度7月3日的AI大會剛剛開過,展現了百度智能云、專為遠場語音交互打造的芯片“鴻鵠”、自動駕駛汽車、百度智能小程序等等最新技術成果,不僅對AI的覆蓋比搜狗全面,技術層面更加“高上大”,而且也具備推動產業變革的潛力。

搜狗對AI的布局偏重市場商業化,比如在硬件這塊,推出了“搜狗旅行翻譯寶”、“搜狗錄音翻譯筆”,但目前涉足AI的互聯網公司都推出過類似的產品,搜狗C端產品市場反響一般,并不具備優勢。

按照搜狗的業務現狀來看,目前最拿得出手的東西依然是輸入法。截止3月底,搜狗手機輸入法日活躍用戶數已達4.43億,較一年前增加了23%。根據艾瑞數據顯示,搜狗手機輸入法穩居國內以DAU計的第三大手機應用。人工智能的戰火一直燒到現在,輸入法自然也搭上了AI的車子。

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硬件設備可以實現計算智能、感知智能,語音技術有了更多用武之地,語音也迅速成為人機交互的新入口,語音輸入的價值開始凸顯,風口之下,眾多技術公司紛紛發力語音技術。

根據極光大數據《2018年輸入法 app 行業研究報告》搜狗輸入法、訊飛輸入法和百度輸入法過去一年的MAU均值分別為:4.6億、1.1億和1.0億,是僅有的三款MAU量級過億的輸入法app。

百度在自家的輸入法產品方面也是下了大力氣,想要憑借一貫的AI技術優勢來獲得輸入法市場的突破,不斷推出AI輸入法的各種新功能。搜狗對語音交互的研究,其戰略意義就是再造一個AI時代的“輸入法”。

搜狗在2019年Q4財報中稱虧損是由于加大了AI研發入,其在AI硬件產品上已經失利,還依然試圖用AI概念撐起未來,但目前看來搜狗的營收撐不起AI的未來。

搜狗所面臨的問題,也是國內搜索引擎們的一致的痛點。經歷過PC互聯網時代的輝煌,發展戰略和業務過于相似,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后,自然都陷入了同樣的困境。

百度、360、UC、搜狗,移動時代的集體焦慮

1

根據CNNIC《2019年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8年12月,我國搜索引擎用戶規模達6.81億,使用率為82.2%,用戶規模較2017年底增加4176萬,增長率為6.5%。中國PC搜索用戶規模呈緩慢增長態勢,同比增長率較低,用戶市場已經呈現飽和狀態。手機搜索用戶規模達6.54億,使用率為80.0%,用戶規模較2017年底增加2998萬,增長率為4.8%,人們的使用習慣更多地轉移到了移動端。

談及互聯網,人人常常會談“流量入口”,在PC時代,“流量入口”往往就是指搜索引擎,在移動時代,流量入口則變成了一個個APP。用戶需要什么樣的東西,就在相對應的某個平臺可以搜索到,看資訊上頭條;看熱點上微博;看熱點文章上微信搜一搜;聽音樂上網易蝦米;看影視劇上騰訊愛奇藝優酷;有問題上知乎;搜好吃好玩的有美團攜程等等。

原來需要使用搜索引擎的場景都被產品經理們越來越多的挖掘了出來,分流到了各類垂直應用里,以往一個搜索引擎就能搜索較為全面信息的時代一去不返,搜索逐漸走向精細化。

微信的搜一搜接入公眾號、騰訊新聞、天天快報等自家內容平臺;今日頭條的搜索功能接入頭條號、西瓜視頻、火山視頻、微頭條和問答等自己內容。這些超級APP們都在做相同的一件事,把站內搜索覆蓋到自己產品PGC和UGC的所有內容,企圖打造一個用戶生態閉環。

搜索引擎從PC端過渡到移動端,原來PC端打通的信息被存儲在了一個個APP里,網絡搜索引擎沒有“通用鑰匙”,無法進入APP里面抓取信息。原本屬于搜索引擎們的業務慢慢被各類超級APP蠶食。

2

就在今年初,一篇由前南方周末記者發表的題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文章短時間內就火爆網絡,作者抨擊百度搜索結果一半以上會指向自家產品,尤其是百家號,充斥著大量營銷和質量低劣的內容,也導致百度搜索結果的內容質量大幅下滑。

文中說:“基本上,百度已經不打算好好做一個搜索引擎了,它只想做一個營銷號平臺,把希望來搜索內容的人全都變為自家的流量,然后變現。”就在發文當時,百度的市值約559億美元,阿里巴巴的市值約3900億美元,騰訊的市值約3.18萬億港幣。

大家都在謾罵百度,可知百度的日子也不容易。百度2019年Q1財報繼上個季度凈利潤下滑后,出現了季度虧損,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是百度自2005年8月5日登陸納斯達克后,第一次出現季度虧損。

從14、15年起,百度就陷入了增長的焦慮,由于PC端用戶市場已經呈現飽和狀態,百度的搜索業務已經觸碰到”天花板“,對整體營收和股價提振的作用力正在減弱。此外,競價排名模式存在的潛在風險也為百度帶來名與利的雙重損失,諸如魏則西事件讓百度陷入千夫所指的境地。

另一方面,百度在移動互聯網上半場也錯失紅利。在PC互聯網時代,百度搜素靠內容無限抓取占據了入口優勢。如今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搜索的入口更加多元化,頭條等內容分發平臺及其他垂直App同樣具備搜索功能,加之App都是獨立的個體,相互連接困難,各大巨頭早已瓜分好市場并筑好圍墻,百度無物可搜,只能發展自己的內容。

百度想做自己的內容閉環,已初步建立起了覆蓋圖文、資訊、音頻、短視頻、在線視頻、AR小程序等全方位的內容生態,并依靠自己的搜索引擎為自己的內容平臺做分發。百度兜兜轉轉好幾圈,又回到了做營銷賣廣告的老路,只是以前是賣搜索引擎,現在是賣“搜索引擎+百度信息流”。

用戶需要的搜索引擎就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精確信息和海量資源,可沒有了外部的信息,只以自己一家信息內容為主導,那就壓根不是搜索引擎,是另一個信息流推送。

同樣陷入焦慮的還有奇虎360。憑借著360瀏覽器在PC端的優勢大力拓展搜索業務的360搜索(現更名好搜),在移動端的份額卻并不理想,位列市場的第四位,可以說360搜索喪失了在移動互聯網翻盤的機會,目前周鴻祎也只能依靠360金融和安全產品來撐一撐門面。

UC與阿里聯合發布的神馬搜索和被騰訊入股的搜狗搜索,依靠各自的“爸爸”支持占據了一定的市場份額。根據比達咨詢(BDR)發布《2018年中國移動搜索市場研究報告》神馬搜索占據2018年中國移動搜索市場份額22.3%,位居第二,搜狗為13.5%位居第三。

自打淘寶網在2008年屏蔽百度搜索以后,阿里一直為移動端的入口缺失焦慮,而UC瀏覽器的市場占有率一直很高。神馬搜索完全依靠UC瀏覽器的入口支持,它背靠阿里系,是唯一一家可以抓取淘寶商品信息的搜索引擎。但是神馬的發展空間也基本要以UC瀏覽器為限,除非UC公司有瀏覽器之外的其他產品來獲取更多流量入口,神馬才有可能在移動搜索市場有更大的分量。

相比于阿里收購UC,搜狗就顯得更為失落。搜狗是騰訊的戰略投資,因此并沒有給到其充分的發展資源。騰訊主要給了搜狗什么?手機QQ瀏覽器為其搜索導流,讓搜狗有一定的占有率。微信公眾號文章,知乎等等信息內容,讓搜狗搜索APP可以做成新聞閱讀平臺以此對抗今日頭條。如果失去了騰訊的支持,搜狗將會直接打回到極低的市場份額,不具備任何競爭優勢。

移動端搜索引擎的發展與未來

搜索引擎真的已死嗎?搜索引擎不會死,只是路變得更加難走了。

面對急速萎縮的盤子,搜索引擎們也在各類垂直APP領域外尋找新的市場,搜索應用市場上雖然有大量的醫療平臺,但目前還沒有一款醫療類超級APP出現。百度之前爆發的兩起醫療搜索危機事件,都足以說明在醫療信息搜索領域,人們有很強烈的剛性需求。

在百度醫療事件丑聞之后,一些互聯網公司借機推出醫療搜索類產品。搜狗將醫療作為一個垂直領域的搜索模塊起名搜狗明醫。搜狗此舉并不只是單單為了插百度一刀,而是從另一面顯示了它進軍醫療領域的野心。

百度并沒有退卻,反而屢次發布新聞表明自己在實際整頓自身醫療搜索亂象,有自媒體爆出消息在06月10日,百度要求近60家醫療健康平臺簽排他協議,這意味著,除了百度和提供醫療健康內容的平臺自身外,這些醫療相關內容將不會出現在其他搜索引擎如搜狗、360搜索和內容平臺如今日頭條等任何第三方平臺 。

搜索引擎還在互相掐架的時候,丁香醫生、好大夫、春雨醫生這一類的醫療APP也在快速發展,并以其好口碑和專業性逐漸被用戶認可接受, 勢必會分流搜索引擎在醫療搜索領域的份額。

移動端的搜索引擎和APP們盡管各產品屬性不同,但搜索+內容,以及內容+搜索兩種不同的發展模式,最終會狹路相逢,變成各家之間的流量之爭。

這個時代變化之快,打敗你的通常不是同行,而是時代的變遷。PC端的增長乏力迫使搜索引擎們轉向移動端,雖然目前搜索引擎的格局是百度雖然占有份額最大,但移動搜索的特性,已經使它從壟斷巨頭縮變成了一個APP,退回到了起跑線,已經不能夠支配市場。移動搜索市場看起來很大,但如何做移動搜索,至今并沒有一個清晰商業的雛形,讓移動搜索的競爭存在諸多變數。

Google的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曾經說過,他做搜索引擎的初衷就是讓搜索引擎用戶離開Google,盡快去他們想去的地方。反觀目前的移動搜索市場都是在盡量的留住用戶在自己的產品內。

一家獨大還是百家爭鳴?用戶需要的是一個能夠跨越眾多競爭壁壘,更為豐富和精準的搜索引擎,還是垂直細分專精于某個領域的APP?或許在市場的需求和自然選擇之下,會迫使搜索引擎行業進化出新的形態。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為作者投稿到『互聯網的一些事』,轉載請注明出處。

「互聯網的一些事」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行業爆料、小道消息、內幕挖掘,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干貨分享,提供各種產品文檔、行業報告、設計素材免費下載。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鏈接: http://www.modwpu.live/130924.html (轉載請保留)

7位数走势图带连线图表